当前位置:www.uz888.com > 皇家娱乐城 >

周恩来、邓颖超的两封家书——中红网

周恩来、邓颖超的两封家书——中红网

我们推出了一批切口小、表述活、立意高的“大家小文”,刊发了一批反映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新进展新成效的新闻报道,生产制作了一批有思想、有趣味、接地气的融媒体产品。

周恩来、邓颖超的两封家书——中红网

来:  正以你为念,接到泰隆信,知你昨夜睡眠好,不曾受日间多人谈话的影响,悬念着的心,如一释重负,而感到恬适轻松!  真的,自从你入院,我的心身与精神,时时是在不安悬念如重石在压一样。特别是在前一周,焦虑更冲击着我心,所以,我就不自禁地热情地去看你,愿我能及时地关切着你的病状而能助你啊!  现在,你一天比一天好起来,而且快出院了,我真快活!过去虽不应夸大说度日如年,但确觉得一日之冗长沉重——假若我未曾去看你的话。我希望这几天更快地度过去,企望你,欢迎你如期出院。我想你一回来,我的心身内外负荷着的一块重石可以放下,得到解放一番,我将是怎样的快乐呢!  明天不来看你,也不打算再来,一心一意地在欢迎你回来,我已在开始整洁我们的房子迎接你了。现仅提你注意,出院前定要详细问下王大夫,以后疗养应注意的各种事项,勿疏忽为盼!  白药已搽了么?是否还分一点留用?我拟明晚去看乃如兄并送药给他。情长纸短,还吻你万千!  颖妹手草  七·七前夕  最好在出院前一二日试下地走动走动为宜,不知你以为如何?望问王大夫!  ■说明  这是邓颖超1942年7月7日前夕写给周恩来的信,选自《周恩来邓颖超通信选集》。

抗日战争期间,周恩来长期在重庆主持中共南方局工作,邓颖超陪伴在他左右。

1942年6月下旬,周恩来患病住院,直至7月13日出院。我们能从这封信中,感受到妻子邓颖超对丈夫病情的担心着急,也能感受到她因丈夫病情好转而激动高兴。邓颖超写好这封信的落款后,还不忘提醒周恩来询问医生出院前能否下地走动,体现了她对丈夫无微不至的关怀,革命者的浪漫,大概就是这样的吧。信中提到的“王大夫”,指的是周恩来的主治医生王励耕,“泰隆”指的是时任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副官处副官长颜太龙,他曾长期负责周恩来的保卫工作。  在为人民服务上得到了更真切的安慰  超:  今天是八月中秋,日近黄昏,月已东升,坐在一排石窑洞中的我,正好修写家书寄远人。今年此地年成不好,夏旱秋涝,直至前天还是阴雨连绵,昨天突然放晴,今天有了好月亮看,但是人民苦了,只能望收到二成左右。河东来电,亦说是淫雨不止,不知你们那里的情形怎样?  山居过节,居然也吃到两块月饼,几串葡萄。对月怀人,不知滹沱河畔有无月色可览,有无人在感想?假使你正在作农村访问,那你一定是忙着和农家姑嫂姊妹谈心拉话;假使你正在准备下乡的材料,那你或有可能与中工委一起过一个农村秋节。不管怎样,一切话题总离不开土地改革和前线胜利。九个年头了,似乎我们都是在一起过中秋的,这次分开,反显得比抗战头两年的分开大有不同。不仅因为我们都大了十岁,主要是因为我们在为人民服务上得到了更真切的安慰。你来电提议在东边多留半年,我是衷心赞成。再多在农民中锻炼半年,我想,不仅你的思想、感情、生活会起更大的变化,就连你的身体想会更结实而年轻。农民的健美,不仅是外形,而且还有那纯朴的内心,这是一面。另一面,便是坚强,坚定的意志,勇敢的行为,这在被压迫的群众中,更是数见不鲜。你从他们中间自会学习很多,只要不太劳累。我想半年的熏陶,当准备刮目相看。

  ……  夜深月明,就此打住,留着余兴送我入梦。

愿你安好。

  鸾  九月二十九夜  ■说明  这是周恩来1947年9月29日写给邓颖超的信,选自《周恩来邓颖超通信选集》。

周恩来乳名“大鸾”,这是这封信落款的来源。

  1947年3月18日,在国民党集结重兵意图大规模进犯陕甘宁边区的形势下,党中央做出主动撤出延安的战略决策。

“七大”选举出的中央书记处的五位书记也随之分两处工作,毛泽东、周恩来、任弼时仍在陕甘宁边区领导全国。